首页 >> 赢咖2平台开户

陕西长武学生撕书被阻围殴老师 如此减压当休矣

  陕西长武学生撕书被阻围殴老师 如此减压当休矣5月30日上午,因不满老师制止他们的撕书行为,陕西长武县中学6名高三学生围殴一名50岁老师,将三根拖把棍打断,造成老师头部受伤。

  5月30日上午,因不满老师制止他们的撕书行为,陕西长武县中学6名高三学生围殴一名50岁老师,将三根拖把棍打断,造成老师头部受伤。

  近年来,每逢高考前总能看到各地高三学子们撕书的新闻,作为高三学生们的一种特殊解压方式,大家往往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来看待。然而今年发生在长武的这起“撕书殴师”事件,虽是个案,但却足以让我们开始反思,如此解压的方式是否当休矣?

  长武县中学主管政教工作的副校长谢林平说,5月30日,是高三学生在学校*后一天上课,下午他们就将放假回家,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高考。从上午10点多开始,一场疯狂的撕书活动在高三教学楼上演。漫天的碎纸片如雪花般飞落,瞬间落满了整个地面。高三学子们通过撕书宣泄压力,以表明“*后一考的决心”。因为担心学生会在撕书扔书时“夹杂”暖水瓶等危险物品,当天学校特意安排了老师制止学生的疯狂行为。

  谢林平介绍,上午11时许,正在三楼撕书的高三一名学生被巡查的曹老师撞了个正着。被训斥后,该学生停止了撕书行为,曹老师则继续去四楼巡查。大约20分钟后,曹老师从楼上巡查下来,刚走到四楼楼梯拐弯处,突然从四楼和三楼冲出两伙学生用拖把棍将他打倒在地。【详细】

  因不满“撕书狂欢”行为被老师制止,长武县中学6名高三学生将一名老师打伤,目前,6名涉事学生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长武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调查取证需要时间,几名学生的处理结果目前还不能确定,但考虑到这几名学生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们在几天后就要参加高考。如果案件事实调查清楚后,几人确实存在蓄意打伤老师的行为,需依法行政拘留的话,或许会特事特办,等高考结束后再进行处罚。【详细】

  记者3日从长武县宣传部获悉,长武中学发生老师被打事件后,该县成立了由县宣传、教育、公安、卫生等部门和单位组成的工作组具体负责处理该事件,公安机关依法对事件展开调查。

  经了解,涉事的6名学生中,有两人系县教育系统昭仁学区和职业中学教师的孩子,另外4名学生父母均为农民。经初步诊断,受伤教师曹某、学生计某均为轻微伤,曹某无开放性伤口,在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计某在家养伤。长武县宣传部工作人员称:6名涉事学生能否参加高考,还需警方作进一步的调查后才能给出定论。【详细】

  在该事件发生之后,我们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先是长武县中学一名校领导表示,希望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他们高考,后是长武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调查取证需要时间,或许会特事特办,等高考结束后再进行处罚。不知道如此轻视“规则”的结果,无论对于当事者学生,还是对于社会芸芸大众,祸兮,福兮?【详细】

  中国之声观察员洪琳认为,应该依法处理此事,不能因为高考对打人者网开一面。高考一年一度,今年如果说*终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你参加明年的高考好了,不能因为高考迫在眼前就为他开了一个口子,参加高考完了之后,回过头来再去处理这些事情。这一点应该说在高考面前法律还是*大的,任何一个国家不能说法律为相关的事情让路这个于情于理说不通。法律只有面对孕妇的时候要把你生孩子的事情先解决,然后再来承担这种刑事惩罚等等,但是高考显然不像生孩子孕妇的事情。因此高考在大家眼里都是看的非常重的事情,可能正是把高考看得这么高,那么这个事情出了以后,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按照道理来讲在法律面前没有别的说的,就是依法从事。【详细】

  几乎每次到高考前两天或是高考结束后都会上演“撕书闹剧”,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些给与他们知识,并把让他们送入高等学府的“书籍”为何成为他们厌恶的对象,或许是因为年少轻狂,但是这背后不也折射出的是一种反抗吗?对这种填鸭式的教育制度的“反抗”。【详细】

  高考前后通过撕书、砸东西这种极端方式进行集体宣泄,在学校当中造成一片混乱局面的新闻,*近几年在全国各地的媒体中都时常能够见到。当高考季来临时,整个高三的紧张与压力、忐忑与彷徨,都将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集中释放。

  但如果是打着所谓的“宣泄”旗号,随意撕毁书本、砸坏学校物品,其背后折射出的早已不仅仅是高三的压力,而是学生内心深处的厌学、厌书情绪—书籍是知识的载体,是十几年学习生涯中*亲密的伙伴,当学生们意识到自己不再需要书本、不再走进校园时,便非要通过撕毁书本、砸毁课桌椅的方式来“发泄情感”,甚至出现辱骂、殴打老师的极端行为,这其中折射出的,已不仅是教育的悲哀。【详细】

  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人格健全、精神健康、具备各种学习、创新能力的人才,而在单纯分数的片面刺激下,在功利浮躁的物质化大环境中,教育俨然越来越难以承担起原始的积极的功能,而独生子女的家庭氛围和社会背景,对学生尤其是高考生的过度呵护,使得学生心理或弱不禁风,或桀骜不驯,相形之下也使得老师正常的教育职责愈发捉襟见肘。

  校园血案不该成为高考前的*后一课。高考屈指可数,然而人生的旅程却是学无止境的,这几个学生该怎样度过高考,高考之后会有怎样的法律处罚?老师的身心创伤如何“愈合”?【详细】

  “撕书”表达的情绪是恨书——恨教科书。从小学开始,学生自由的天性,就被教科书、老师的高压、满堂灌的教育、考试成绩……压迫着。压迫会引发愤恨。俗话说,“考考考,老师的法宝”。长武事件证明,一旦考试法宝失效(因为课程已经结束,而高考已经不再受在校老师左右),潜藏的叛逆和戾气就会爆发。

  这是应试教育下长期重学习轻道德教育结出的恶之花。可惜,我们对此问题的严重性还缺乏清醒的认识,所以对撕书甚至打老师表现出宽容便不足为怪。长期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宽容——成绩成为社会**准则,由于我们无力改变应试教育现状,不免对孩子承受压力心怀愧疚,这种愧疚又转为对孩子暴躁、无礼、骄纵、凉薄等的逆来顺受。在长武事件中,该县教育局劝说挨打的老师不报警,也在情理之中。而反之,学生的暴戾又何尝不是恃“考”无恐?一个扭曲的“因”,造成了扭曲的“果”。【详细】

  近些年来,我们总在忧心“道德滑坡”。陕西长武事件具体而微地揭示了问题症结所在。如果我们不能真正抛弃应试教育的“心魔”,便很难让孩子形成健全人格;而全民道德重建之路,也将漫漫修远。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