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赢咖2平台开户

泗县安徽本轮疫情的“风暴眼”

  泗县安徽本轮疫情的“风暴眼”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的泗县隶属安徽*北部的宿州市。古称泗州,因其境内有泗水流过而得名。

  6月26日晚,泗县疫情防控指挥部通报,在重点人群核酸检测中发现1例无症状感染者,随后在对该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核酸检测中,又发现2例核酸初筛阳性。这一通报,结束了安徽已保持25天的全省“零新增”纪录。

  是夜,小城未眠。次日零时起,全县开始实行静态管理,所有居民足不出户。一场和时间的赛跑、与病毒的较量就此展开。

  新冠病毒的蔓延速度惊人。疫情发生的第五天,泗县当日新增感染者人数首次破百。9天内,当地累计报告感染者人数已超千例。与此同时,安徽、江苏多地也相继报告出现了与泗县相关联的病例。泗县也成为了安徽本轮疫情的“风暴眼”。

  7月8日,战疫进入第十二日。当天上午,宿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通报,在泗县前十轮核酸检测中,泗县疫情检出社会面阳性数已连续八天下降,第九轮核酸检测筛查社会面阳性感染者3例,目前第十轮核酸检测结果已复核完毕,实现了社会面清零。

  但上述通报也直言,社会面清零不等于疫情结束,由于前期感染基数大、时间长,基础还不牢固,不能完全排除社会面还有检出阳性的可能,要继续做实做细现有工作,巩固来之不易的成果,防止反弹。

  病毒学专家、汕头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常荣山对澎湃新闻表示,泗县已经历过多轮核酸检测,从目前的情况看,他预计当地的疫情将在20天内得到有效控制,在此期间要尽快进行溯源工作。

  而对于引发这样一起大规模疫情的源头,目前仍未清晰。宿州市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市疾控中心主任王凯日前在接受央视的连线采访时透露,本轮泗县疫情的首例阳性感染者是通过主动就诊发现的,从以往国内的疫情处置经验来看,说明这起疫情已经在当地隐匿传播了一段时间。并且当地还出现了聚集性疫情,涉及学校、工厂、家庭等地。

  “因为疫情前期隐秘传播时间较长,开展溯源工作难度较大,‘零号病人’可能很难在短时间内被发现。”王凯表示,流调和溯源工作是紧密结合的。当地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流调工作,努力厘清阳性病例之间的关联。目前主要是针对现有的阳性病例,尽快把感染者管理起来。

  “短时间内面对如此大规模的突发疫情,仅靠一个县自身的力量是无法独立面对的。需要统筹全市乃至全省的医疗力量进行处置。”王凯坦言。

  “6.26”疫情发生以来,从中央到地方,支援泗县打好突发疫情歼灭战的力量已经火速集结。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赴安徽工作组在泗县进行指导。安徽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在**时间作出批示安排、并先后赶赴泗县现场指挥处置。

  澎湃新闻从泗县疫情防控指挥部了解到,所有感染者均被及时转运至市定点医院或方舱医院,由省里派出专家驻点指导救治。省级层面也统筹了全省隔离房源、核酸检测、诊疗救治等资源力量帮助泗县打好这场疫情歼灭战。

  这座人口不足百万的小城里正在上演与病毒“短兵相接”的“遭遇战”。除了各方驰援的医疗力量,从当地普通人的日夜坚守中,或许也可以窥见泗县战疫的一个侧面。

  作为政府的“总客服”,7×24小时开通的12345热线在泗县本轮疫情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

  “您好,这里是宿州市12345热线,有什么可以帮您?”接听热线热线的专职接线员,而是来自宿州市第十一小学的语文老师丁勇。

  7月4日起,宿州市12345政府热线服务平台开设疫情防控服务专席。专席开通后,为全力保障涉疫诉求接通率,宿州市政务服务管理局在原有40多名接线员的基础上,通过对接教育部门,协调了15名老师前来支援专席的接线日开始他和其他被抽调的老师一起来到12345政务服务便民热线服务中心,经过接听技能、业务系统操作等培训,当天下午,前来支援的老师全部投入一线接听工作中。

  在此之前,丁勇对接线员的认知较为简单,认为这个岗位只需要及时接听电话就算合格了。但几天工作下来,他逐渐意识到,12345的接线员其实和教师都是非常神圣的工作。

  丁勇记得,有位泗县市民曾打进电话,表示自己眼部刚动过手术,需定期使用特殊规格的眼药水,但因为居家封控,家中已经没有存货了。他马上将这位市民的需求形成诉求工单,并标注“紧急事项”,派发至相关部门限时办理。让丁勇感到欣慰的是,当天下午他就在系统里看到了相关部门反馈的办理结果,这位市民的诉求顺利得到解决。

  类似的求助每天宿州市12345热线都能接到很多。在丁勇看来,语文老师较好的理解和表达能力使他们在和来电人的沟通的过程中,能够迅速抓住诉求要点,并及时通过系统向相关部门准确反映。

  “这里的工作确实不只是接听电话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和来电人进行沟通,对求助人的情绪进行安抚,老百姓把这里当作自己可以信赖的平台,遇到什么困难都想到和12345反映。他们提出的问题,能解答的我们会详尽解答。不能解答的就形成诉求工单转派给相关部门处理,遇到一些紧急情况还会及时和当天的带班领导沟通。”丁勇介绍。

  “我们的工作强度不能简单用话务量来衡量,有的群众诉求很多,电话一接通便会滔滔不绝说上很久。12345热线对接线员有要求,不能擅自挂断电话,市民的心声我们都要用心去听。”丁勇清楚地记得,*多的一天他共接听了50次来电,*长的一个电线多分钟。在这通接近一堂课时间的电话里,他仿佛成为了一名学生,耐心地听完来电人讲述自己的全部诉求,并*终给了求助人按时办结的承诺。

  澎湃新闻了解到,对群众涉疫紧急类诉求,宿州12345平台要求各级承办单位半个小时内通过系统签收,1个小时之内与诉求群众取得联系,4个小时之内初步办结。

  在这次宿州疫情*严重的泗县,也有5名教师参与了当地“12345疫情服务专席”的志愿工作,负责对市级12345热线交办的涉疫类求助进行跟进、督办和反馈。

  “我们当时想从外面找人来支援,首先就想到了教师群体。他们综合能力强,对待学生非常细致、耐心,面对求助的群众也需要这样的品质。”泗县“12345疫情服务专席”负责人张林告诉澎湃新闻。

  张林介绍,因设在县卫健委的临时办公室短时间内无法加装更多的固定电话,老师们都是用自己的手机联系群众、乡镇和县里的相关部门,一天下来有的老师手机打到发烫,但他们也没有任何抱怨,甚至都没有人提出要让组织来报销手机话费。

  “我们都是用自己手机和求助群众联系跟进求助的,问题解决后他们也会打电话向我们表示感谢。还有老百姓把我们的手机号记下来,转发到了社区的群里。其他群众有困难就会直接给我们打电话,现在我们几位老师的手机实质上也都变成了求助热线。”来自泗县经济开发区中心学校的语文教师刘引告诉澎湃新闻。

  作为90后教师,刘引坦言这些天的工作强度相比学校工作要大了不少。但面对电话那端无助或焦急的百姓,她和同事们只有更用心地去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才能对得起这份期待。

  刘引告诉记者,每办成一件求助,她都会觉得非常有意义。在校园里要为人师表、教书育人,而这段参与志愿服务的经历,也让她从另一个方面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据宿州市12345政府热线时,热线已累计受理泗县涉疫诉求6251件,其中反映生活物资配送324件、就医问药685件、交通出行316件、核酸检测相关问题619件、防疫政策咨询373件、隔离点相关问题331件、考试出行358件。

  “7月5日至今,因教师团队及平台后端工作人员的加入,平均接听率达到87.54%,7月6日和7月7日接听率连破新高,分别达到91.34%和94.28%,日均受理量突破4500件。”宿州市政府服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6月30日上午九点,已经封控在家三天的外卖骑手谭章梦重新骑上了自己的摩托车。从这天起,他成为了公司物资保供组的一员,为县城的一家大型保供商超提供配送服务,保障周边居民米面蔬菜等生活必需物资的配送。

  27岁的谭章梦是泗县本地人,做骑手已经有四年时间。他告诉澎湃新闻,实施封控管理的当天上午他还在送外卖,当时他并未想到几天后感染人数会迎来激增。

  “一切计划都被打破了。突然闲下来,被封在家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两天后,公司号召骑手参与泗县保供物资的配送工作,谭章梦没多想就报名了。“当时家里人还挺担心的,觉得这个时候在外会有感染的风险,但我觉得这个时候一定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为家乡抗疫做出自己的贡献。”谭章梦说。

  迈出家门就意味着封控管理结束前都不能再回来。谭章梦和其他参与保供任务的骑手统一住进了县城的一家宾馆。每天早上做完核酸,开个短会后,他就要开始一天的忙碌了。

  “这些天吃饭是在超市里解决,只有晚上结束工作才会回到住处。”谭章梦告诉澎湃新闻,虽然规定的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七,但是他基本上都是从上午九点忙到晚上的九点,整整十二个小时,中途除了吃饭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没有疫情的时候我送的都是餐饮外卖,而现在配送的保供物资大多是米面粮油,装满一车至少是两百斤。一趟跑下来,体力消耗还是非常大的。”谭章梦说。

  7月5日晚,泗县突降暴雨,城区仅一个小时雨量就超过80.0毫米,多个路段出现了较深的积水。当时还在路上送物资的谭章梦全身被雨淋透了,*后他下车推行着摩托车才将*后一批物资送达居民小区。

  “我所做的不是什么伟大的事情。在这样的特殊时刻,相信有能力的人都会为守护泗县贡献一份力量。”谭章梦说。

  7月4日凌晨5点20分许,51岁的泗县运河街道汴河社区党总支书记周冬梅规整完核酸检测材料,才睡下不到半个小时,来社区参与核酸检测的“大白”便已叩开了社区服务中心的门,周冬梅强忍着困意起身,迎接即将开始的新一轮核酸筛查工作。

  自泗县疫情发生以来,周冬梅和汴河社区20名同事、200名社区志愿者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十多天,而他们所负责的21个小区中,仅有1个有物业公司管理,其余均是无物业管理的开放式小区。

  周冬梅告诉澎湃新闻,刚开始实行封闭式管理时,有很多居民还意识不到疫情的严峻性,总还想出门走走,有的还出现了对立情绪。安抚好这些居民没有捷径可走,周冬梅和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反复上门劝导,终于一一做通了这些居民的工作。

  社区定点保供超市确定后,周冬梅带领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单元网格微信群里统计居民的物资需求,待超市将物资送到社区后,他们再负责分发配送到每个楼栋和单元。对那些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居民,周冬梅和同事们也有详细记录,会安排专门的网格员和社区志愿者提供上门服务。

  由于实行封闭式管理,处理一些突发事件也需要社区干部投入大量精力。几天前的凌晨,周冬梅接到渔园小区网格员的电话,称有一位精神病患者突然发病,在家中狂躁不止。周冬梅当即联系了相关医院。但是因疫情期间封闭式管理,县里很多医院已成为新冠定点医院,无法接收精神病患者。

  这让周冬梅非常焦急。她多方询问,甚至动用私人关系,*终找到了医生来患者家中为其注射了镇静剂。“这名患者发病时把家里的玻璃茶几也掀翻了,我们及时进行了清理,消除了安全隐患。”考虑到患者是和自己十岁大的孩子一起居住,为保障孩子的安全,周冬梅和社区干部把孩子接到了社区办公室,轮流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

  7月5日晚的那场暴雨,汴河社区为民服务中心被雨水灌入。当晚,周冬梅正好在办公室收拾防疫物资,而正因为她一贯坚持的及时收拾的习惯,才使得危机时刻到来时能迅速化险为夷。

  “水不知道从哪里一下涌进来了,很快便涨到70公分高。我来不及多想,把办公室所有的物资转移到了室内的高处。”事后虽然办公室的地板被雨水浸泡变形,但由于周冬梅行动迅速,没有丢失、损坏一件防疫物资。

  在周冬梅和同事们、社区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截至目前,汴河社区仅发现了个位数的零星病例,也没有出现居民被大规模转运隔离的情况。

  “我们做群众工作的,没有多大的能耐和本事。很多时候就是去耐心倾听居民的心里话,努力使他们平静下来。”周冬梅说。

  泗县第十轮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当地已实现了社会面清零,这也让小城的人们看到胜利的曙光。

  谭章梦和其他参与保供的骑手也从手机上得知了泗县社会面清零的消息,他们开始期待疫情结束后的正常生活。

  而周冬梅刚接到通知,因为她曾带领大白上门做核酸的一户家庭出现确诊病例,她自己也成为了次密接,要居家隔离7天,不得不暂别一线岗位。“虽然我不在前线了,但我的同事们还在继续奋战,大家会尽力守护好我们社区8000名居民的安全。”周冬梅告诉记者,7月9日下午,泗县开始进行第十二轮核酸检测,社区的干部和志愿者已经提前做好了相关准备工作。

  病毒学专家、汕头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常荣山对澎湃新闻表示,泗县疫情快速发展或源于防疫习惯疏漏。他坦言,在日常防疫上,县城和大城市相比,无论是专业人员还是硬件设施均存在较明显的缺口。他建议,县级层面要加大相关领域的投入,通过规范采样操作的准确性提高检测的精度。此外,他还呼吁对于没有条件开展常态化核酸检测的小县城来说,要利用好抗原自测,减少聚集性活动。

  “本轮疫情结束后,如何弥补疫情防控的短板,尽快提升疫情防控能力,做好常态化防控将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宿州市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市疾控中心主任王凯表示。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